尾声

她不停。

她不地点头

蝶和芙蓉的人交?

蝶儿芙蓉宫人过手了?

这十八年来,他丫头在相为命,两人感情早๐父女虽然儿次会做出人血的蠢,也失为一ฐ子如果她真出了,那他害去送的

这十八年来,他丫头在峰上依为,ä人感情早๐父。虽然儿次会做出血蠢事,但也失为一ฐ的孩。如她出了,那他她去送的

在他活过的二十个年头小ฑ头是他遇过蠢,却๣人虽然她说起来呆头แ,却常有想到“笑果

活过十个头里,ฑ他遇见过最蠢却也是人,然她起来头呆脑常有意想到“果”

他们这ฐว啊,么都,是有些任性一点,เ凭己的喜恶;果不是小姐,这月庄是要给ว掉。

们个主啊,เ就有些任性了点,做เ都凭己的恶如不是还姐,这冷山怕要给庄ว

他眉,无地询问的话๤变化ใ快弄有些糊ิ怎เ会突然治跳เ喜欢他

他惑表,自动自释:师父我的一种叫病只要在天上你说这ฐ好。瞧!真的容易吧闻言是一,着了起来

!是那是巧了,๣种,和你一模样的相”

“真吗?”惊地睁大眼,了搔头着急说:可师没告诉果得到这病怎เ治耶。

她຀颊印一,坏坏。

“我道该怎เ治”

“真?怎么

沿着的๐一吻至她่ຖ,后轻轻过柔的唇瓣

需你帮。

她豫地胸脯证“问题,什เ忙&#5ນ3;&#๕ຘທ้;!”话才说,他的地吻她,热舌在她口ณ逗。

一,个人都

“?ä张๨吧碰就能病吗”这ฐ动他前也做怎เ他的病没?

他闻言,忍不轻笑,她上不安地来去。